首页 > 高辣小说 > 鱼鸟飞沈(修真1v1) > 一手绵软

一手绵软(第1/2 页)

目录
最新高辣小说小说: 游走在青春的时间里三个女人的琐事诡异世界,我将吞噬万千血肉,登临成神水中月无法控制的禁忌快感(合集)故池将溺娇庶美嫁(双重生)劣质信息素欲囚深秋雨(简体版)迂回(骨科)白月光她体弱多病失忆后没有求生欲团宠真大佬你是我的唯一(新版)徒手摘星[先婚后爱]反派有个娇气包女儿小磨人精嫁给纨绔冲喜后猴子驯养日志《变形虫》

“你是谁?”

少女睁开眼睛。

她不知道这是哪里,放眼望去尽是酩酊渺烟,她只听到一个声音在问她是谁,她迷茫地想了一会,终于想起自己的名字:

“我叫谢虞晚。”

“不对。”

雾深处传来的声音仿若佛寺长钟,一字一句,以一种祷念的声音咏入她心底:

“你是顾莞月,你是爱慕陆濯容入痴的顾莞月,你是无道天的顾莞月,你是坚信世人皆恶的顾莞月。”

末了复问:“你是谁?”

流霭吞噬了少女的肩头,将清丽的身影笼得朦胧,于是只听见少女一句喃喃的重复:“我是……顾莞月。”

熹微啄木,雀弄春来,积了一耳朵的聒聒。

“主子。”云鬟雾鬓的婢女鱼贯入房,伏低的倩姿惊散了地上的日影,“已过辰时。”

烟波流转的美眸缓缓睁开,女子懒懒拥衾坐起,如瀑的青丝自支起的皓腕倾下,她睨着跪伏的婢女,字句散漫:

“如何?”

婢女将头埋得更低,似是极其畏惧榻上花容月貌的女子:“禀主子,簪月居那边并没有什么动静,方才进去送过饭了。”

“不愧是大名鼎鼎的修涯山庄少庄主,只是春寒料峭,他衣料又单薄,经此一晚恐会积了热病,”女子朱唇轻启,趿履下了榻,一步一停间,脚腕处漾开清脆铃摇声,她旋即坐于铜镜前,镜中的一双黛眉扬起妩色,“来人,更衣,我可要去好好关切我们的陆道长呢。”

“关切”一词的咬字极重,婢女们皆是心惊,忙捧来凤钗罗裳为她梳云掠月,心底不禁开始同情簪月居里被抓来的那想让位。

谁人不知陆濯容的名号,纵是她们这些邪途恶人,也忍不住仰慕那光风霁月的少年才俊,只可惜……

“只可惜你还是落入了我手里,陆道长。”

纤腰楚楚的女子阖上门闩,言笑晏晏地旋身看向被灵链锁住的如玉公子。

陆濯容抬起一双眼,平静注视着眼前身姿婀娜的佳人:“顾莞月,你如何才能放我走。”

“我爱慕陆道长,”一股酽酽媚香侵入陆濯容的口鼻,他眉心轻拧,再度抬眼时对上一双涟滟的秋眸,“自然是只盼着陆道长能长长久久地留在小女子身边呢。”

她和他靠得极近,女子的软唇与他的唇峰只一指之宽,她本就罗裙半垮,颈下是大片大片的雪白,这一躬身,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目录
双生花(父女GH)精神病患杀手烂桃子汽水如果那时我们没有错过哥哥的裙子狐媚主播 王怡仁
返回顶部